昨晚做梦宠养有一条龙

莫名地昨晚梦见我有一条很忠诚的龙,能潜水能在天上飞,还会在公路上跑,高度比拖头车略高一点点,长度比拖头车长,因为身形婉转在公路上跑的时候跟拖头车差不多长。跟我一起玩了很多地方,我去哪它也去哪,叫它往哪它就往哪。

后来我关门在家里做个什么事情,龙儿在外面玩,等我回头了再找时就找不到了,我很着急,到处找。直到天亮了,我醒了,但是我不愿意张开眼睛,我还想继续在梦里找到它,我闭着眼睛找了很久始终还是没有找到。很懊悔当时在家里做事的时候为什么没把它变小也在家里陪着我,现在外面的世界那么乱,坏人那么多,放在外面的话变数会很大。我的龙龙,你在哪?今晚你还会再来到我的梦里吗?

Guosir写于2021-4-6,大概做这个梦,与那段时间看的连续剧《古剑奇谭》有关,太子长情与水虺悭臾的故事。于是,我从网上搬来了下文。

太古时代,众神居于人间洪涯境,火神祝融取榣山之木制琴,共成三把,名皇来、鸾来、凤来。祝融对三琴爱惜不已,尤以凤来为甚,时时弹奏,凤来化灵,具人之形态,能说人语,祝融心悦,托请地皇女娲,用牵引命魂之术,使此灵成为,仙人太子长琴,完整生命。
  太子长琴诞生之时怀揣一把紫色小琴,空有无色鸟盘踞欢歌而舞,仿佛是为他的诞生感到高兴。当时炎帝正农桑,闻天地欢歌,立而叹曰:有神处于世。
  在长琴六岁那年,令人惊叹的事情发生了,祝融被邀往天界参加伏羲的设宴,众人谈笑皆欢,免不了天庭乐师在旁奏乐。
  “委实无趣。”长琴自哼。
  “长琴,怎能如此无礼!”祝融不乐的说道。
  太子长琴:“父亲,您误会了,孩儿只是觉得天界的琴声也不过如此,他们都弹着自己的“本分”,毫无内心的情感,怎算怡情?”
  祝融:“长琴,人有人的求生之道,仙亦是如此,何不将就过去?”
  太子长琴:“父亲,孩儿知道了。”
  设宴也快结束了,众神都喜乐洋洋的带着一点酒气准备离去,而就在此事,一阵极其飘渺的琴声传到了众神的耳朵里,那琴声时而欢快时而忧伤,不时见还带着一丝哀叹,这几种声音仿佛是交织在一起的,连天界乐师也不禁连声称绝,待众人缓过神来才发现角落里的那枚六岁孩童,正是太子长琴。
  只见长琴拂袖连指,那从容而陶醉的眼神透漏出了一种悠然清新的感觉,原本有些酒多的神仙顿时清醒过来,仿佛感觉眼前这个仙童带给自己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一种舒心由内而外的疯狂生长。
  正在此时,大厅里传来了一句浑厚而有力的声音:“此曲甚妙!堪称一绝!”
  只见伏羲起身走向太子长琴,抚摸着他的头说道:“天界乐神,非此童莫属!”
  众神一片感慨,从他们的目光不难看出他们是如此的惊叹,但又显现出一种佩服的神情。

从此,天界多了一位乐神:“太子长琴。”
  在此后的每一天清晨,众神们起早,耳边都能传来一阵愉悦的琴曲,走出门阵,即可看见一位头着紫金冠,身穿紫烎羽衣的仙童在天界的最中央独奏一首又一首的乐曲,更让人生畏的是他头顶上的五色鸟的舞步,时而轻快时而沉重,仿佛是根据他的曲调来行动一般,往往这个时候,都有一种钦佩的感慨环绕于天界,就连天界的老乐师也只能望洋心叹,天降奇材,不可偶得。
  可谁也不明白太子长琴此刻的心情,他怡情不为别人,只想表达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感,他早已厌倦了天界这无为的“演奏”,每天都一样,就像一只可怜的井底之蛙,永远不知道外面的时间有多精彩。每次演奏将接近尾声之时,他总会发出一声让人心酸的哀叹,而那五色鸟便会识趣的逗留在他面前,就像在安慰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陪着他,用那悠扬的叫声激励他,让他感到舒畅。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界中的十五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太子长琴长叹到:“岁月可逝,心,亦不可如愿。”
  之后传来句轻柔的话语:“长琴…若你不愿如此,何不自己出去见识下人间的世界?”
  太子长琴:“众人都梦想着能修道成仙,可不知仙人之苦,无可是非。”
  此时只见一双如风一样清扬的玉手搭上了长琴的肩膀。
  那人:“长琴,十五年了,你还是没变,十年前,我们都还年幼,我只能躲在你后面的那根青龙柱后静静的听你弹奏,而现在,我已能同你一起分享你的情感,我的心愿已经达成,无怨无悔。”
  说出这话的人便是天界中的仙女,熙韵。
  “哈哈哈哈!”太子长琴扬声大笑。
  谁也想不到以前那位出众的仙童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位游离若仿的少年,依然是童时的紫金冠,那双明澈的双眼仿佛看透了世间的种种一般,一种灵气由内而外的疯狂透露出来,21岁的少年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位得道高仙。
  太子长琴:“熙韵,多年来有你的陪伴倒也不会孤单,只不过这一天又一天的日子让我与你拉近了距离,不知是好是坏。”
  熙韵:“长琴,熙韵就想依偎在你的怀里,听你诉说你的种种……”
  太子长琴:“十年了,难道你还没看出我思我想?”
  熙韵:“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去想,想你离开了这个从小生长的地方,想你离我而去时的场景。”顿时间眼泪已浸湿了长琴的衣领。
  太子长琴:“罢了,你的一片心意其实我早已接受,只是你不知而已,你可曾想过与我一同去人间,必定有另一番别致的风味,也许能让我不再那么沉迷于这个迷幻的空间。”
  熙韵:“我……..”
  熙韵:“长琴……..你终归还是要走,我想留,可又于心不忍。”
  熙韵:“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龙凤结,凤结我已戴在腰间,如今只想给予你龙结,就像我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的那种感觉一样,你的举动我都能感觉得到……”
  太子长琴:“好……”
  长琴接过龙结系在了腰间,只见熙韵早已消失在他面前,风中飘落着一丝丝的泪水。
  祝融殿。
  太子长琴:“父亲,我想去人间打开我的心结。”
  “胡闹!你乃天界第一乐师,如此去人间岂不是不把天界放在眼里?尔等行为如何让你父亲在天界立足?”祝融显然语气没好色。
  “我意已决,父亲不要再三阻拦。”太子长琴坚定的说到。
  祝融此时已经怒火冲天:“你走了就永远别再回来,就当我没有你这个不孝子!”
  太子长琴:“孝?从何说来?从小我听命于父亲,按父亲的想法行事,父亲为何就不能应我一次,哪怕就这小小的要求,我身在仙界,就算被称为天界第一乐师又如何?我的感受别人可不知,但父亲,你是知道的。只希望父亲能答应孩儿这一次,让孩儿去人间一行,孩儿一定不会久恋。”
  祝融此时的神情已经缓缓平淡了下来,说到:“罢了,由你去吧,想想我这个当父亲的,的确给了你太多的压力,这次算我批准了,但绝无二次。”
  太子长琴:“谢谢父亲!”
  长琴原先无神的双眼在此时已透澈无比,满是感激。

就这样,在父亲的批准以及他人的言论中太子长琴离开了天界,来到了人间。
  来到人间的那一刻起,太子长琴就深深迷恋上了这幅景象,在阳光的照耀下,人间的青山绿水显得是那么的耀眼,这片神话中美丽的场景,让太子长琴无比的陶醉,心神激动的他不由自主的拿出那把从小陪伴他长大的长琴弹奏起了一首凝心曲,而正在此时,一只只山中的动物都跟随着琴声来到了他的身边,仿佛也陶醉在了这首曲子中……
  此时已到正午,朦胧的雾色围绕着群山袅袅升起,这幅人间美景已经不能用语言的形容,在这群山从中出现了一位青年,显得是那么的耀眼,这正是太子长琴,太子长琴一边欣赏着这般美景,一边往山的最深处走去,走了不知多久,放眼开来,眼前的这片景象更是动人。
  缓缓的溪流间流动着几片枯黄的树叶,把这原本清澈的溪水显得更加耀眼,溪边的那块平石仿佛就是为他而生,让他可以立于平石上弹奏他那“泣鬼神”的琴曲。
  然而,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太子长琴立于平石之上,弹奏着一首令人感到释放的曲子。
  而就在这时,那平静的湖面上出现了一丝波动,定睛一看,一个蛇头迅速的钻出了湖面,原来是一只小水虺,更让人可叹的是,那条水虺有着一对金色的眼睛,正静静的,一动不动的望着太子长琴。
  长琴此时并无半点惊讶,只是默默的弹奏着,那琴声传遍山林,就连那五色鸟也闻声而来,围绕在空中翩翩起舞,水虺可能受到了惊吓,嗖的一下就把头钻进了湖里,过了半刻又畏首畏尾的浮了出来,那样子委实有趣。太子长琴看到此情此景,嘴角不禁微微上扬,轻言到:“小小水虺,需得悉心修炼五百年亦可化蛟,当时劫数,若在湖中躲避,亦不可心安理得。”
  水虺听到了太子长琴的叙述,慢慢的爬上了岸,在阳光的照耀下,这条水虺的身体就像黑色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在那双金色眼睛的衬托下,更是无比耀眼,只见它小心翼翼的爬到了太子长琴的身边,露出了一种不和善的眼神。
  太子长琴则说道:“你我相遇,乃是有缘,如你不怕生,亦可在我身边聆听我这曲子的奇妙之处。”接着就继续弹奏了起来,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这条水虺此时的眼神也由刚才的不和善变成了平静,它静静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沉醉在了太子长琴的琴声之中。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条水虺每天都会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位置等待着太子长琴的到来,就像一个执着的孩子放学等着家人的到来一样,太子长琴今日也和往常一样,静静的来到了它的身边,执琴而坐,开始弹奏起来,这在这时,一阵犹豫的语气传入了长琴的耳中。

水虺:“你叫…什么名…字?”语气中带着一丝羞涩。
  太子长琴:“呵呵,小小水虺竟已经修炼到能通人语,委实有趣,水虺五百年化蛟,千年化龙,再五百年化蛟龙,千年化应龙。看你这般,估计你已经快要化蛟了吧。”
  太子长琴:“吾乃太子长琴。”
  水虺:“太子长琴!我虽然只是山中的一只小小水虺,但我也听闻过天界第一乐师太子长琴的事迹,想不到你就是太子长琴!想不到我竟然有幸能呆在太子长琴的身边听他弹奏的琴曲……不过想起来,你第一天来的时候便有无色鸟盘旋于空中,我本以为那五色鸟是要来毁我修行,变躲进了湖中,后来才发现它们并没有恶意,才敢出来,传言太子长琴弹奏的时候便有五色鸟在空中齐舞,果然不差。”小水虺这时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的羞涩,更多的而是激动与欣慰。
  水虺:“我叫悭臾。”
  太子长琴:“天界第一乐师,呵呵,可笑。”
  悭臾:“难道成仙不好吗?就像我一心想成为像钟鼓那般的应龙。”
  太子长琴:“罢了,钟鼓可是烛龙之子,理应成为应龙,岂同寻常?连众神对它都要忌惮三分。而你只是一只与众不同的水虺而已,当真有这般想法?”
  悭臾:“那是当然,我做梦都想成为应龙,翱翔在天空中。你说榣山成百上千的虺,也绝少见到像我一样眼瞳是金色的,可不正是意指我总有一天会修成应龙?”
  太子长琴:“修为不高,口气却是不小。“
  太子长琴:“依我看,做不做得了应龙倒也无甚重要,哪怕做只角龙,亦可翔于天上,自在遨游一番。”
  悭臾:“还是你懂我心思,我可不甘心永远都只是一条小小的虺,只靠自己连榣山都离不开,修成龙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不受这拘束。”
  太子长琴:“你的性子本是喜动不喜静,假若一辈子居于榣山,确是闷了些。”
  悭臾:“不止闷,简直是要闷死了……”
  悭臾:“你和我说说那些神的故事吧,神都那么厉害,一定是将命运牢牢握在自己手里,想怎么变换就怎么变换了?”
  太子长琴:“……改命之说从未听过。”
  太子长琴:“天河边的织女曾经告诉我,河的中央有一座星辰宫,而地底的忘川里有一座地幽宫,这两个宫殿内,巨大的虚空命盘不断轮转,汇集天地阴阳之力。”
  太子长琴:“一切生灵的运命轨迹自其诞生起就已刻在命盘之上。连神也不能轻易改变,若是随意而为,万物之序便会被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悭臾:“……可是……如果命运全是注定的,那命不好的不就一辈子翻不了身?”
  太子长琴:“何不反过来看?”
  太子长琴:“所有生灵的归途大概唯有死亡,即便强大如开天辟地的盘古,亦会消亡殆尽。谁也无法更改命运的终点,却或许能在活着的时候尽力而为,让自己过得快活,不至伤心失落。”
  悭臾:“……说得挺有道理。”
  太子长琴:“今日就到此吧,明日我此地不见不散。”
  次日。
  太子长琴:“悭臾,今日之曲如何?”
  悭臾:“你做的曲子总是好听的。”
  悭臾:“你天天来给我弹琴,我不能报答什么,等到有一天我修炼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旁边吧,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
  太子长琴:“山中不知岁月,待得久了心如沉水,弹琴奏乐本是为了怡情,但若无你陪伴,未免也太过孤单,何来报答之说?”
  太子长琴:“不过你的话我记下了,纵然悭臾尚有数千年方能修为应龙,今日之约永远不变。”
  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又过了几天,这天清晨……
  悭臾:“不再多待几天?”
  太子长琴:“父亲已决意随伏羲大人重建天庭,我定然只有同去。”
  太子长琴:“重建天庭,诸事未定,相比众神皆会忙碌许久,我须多帮帮父亲,只是如此一来,未知何时才能重返榣山……”
  悭臾:“待你空下来,再来榣山找我玩儿,还有几十日,我便能化蛟了。”
  太子长琴:“可惜这一回我却无缘亲眼一见。”
  悭臾:“我一定会等你的,等我修成应龙,呼风唤雨当然不在话下,也能实现当初和你的约定。”
  太子长琴:“如此甚好,化蛟之时相当凶险,希望你能平安渡过,我们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今天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悭臾:“啊?什么礼物?”
  太子长琴随即从腰间拿出一把小琴,赠与悭臾。
  太子长琴:“从我出生那天开始这把小琴就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现在我予它于你,希望你能时常想起我来。”
  悭臾:“啊,这么贵重的东西……我……”
  太子长琴:“悭臾听令!你定会入江成蛟,入海成龙!”
  悭臾:“你……谢谢你。”
  太子长琴:“今日我已经替你封正,并将琴也一并给予你,希望你能好好珍惜自己的命运,不留遗憾。”
  悭臾:“我一定会的,谢谢你……”悭臾伤心的低下了头。
  待抬起头来,太子长琴已消失不见,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悭臾仿佛留下了一滴眼泪,落在了土地上消失殆尽。
  悭臾:“太子长琴,我等你,等我修炼成了应龙,我必定带你遨游天际,入有反悔,五雷轰顶。”
  悭臾的这一吼,惊动了山里的其他动物,它们都纷纷赶来,可来时却早已不见了悭臾的踪影……

太子长琴走后,悭臾每天都会守在那尊平头旁边等待着太子长琴的到来,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悭臾仍然不放弃希望的守在那,然而,它却不知,天上一天,地下十年……
  还有一天就到了悭臾化蛟的日子了,这山中的其余水虺也纷纷而来,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悭臾,那些“闪亮”的眼睛中带着一丝嫉妒,又带着一丝畏惧,而悭臾则是静静的,默默的守在平时旁回忆这它与太子长琴的这段缘。即便有缘无份,也不肯去想。
  当第二天天空微亮之时,悭臾突然间睁开了双眼,那金色的瞳孔在此时显得无比的刺眼!刹那间,天空彻底的灰暗了,紧接着就是那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顿时间天空中就像多了一双眼睛一样,紧紧的盯在了地面,仿佛要将大地吞噬一般!
  就在此时,悭臾迅速的“跳”进了湖中!整个湖面此时便像一张无尽的巨口!有着一股想要把天空吞噬的气势,其他水虺见此也纷纷跳入湖中,此时天空中已经电闪雷鸣,一道又一道的闪电无情的砸向了湖面,使得原本平静的湖面激起了一道又一道的浪花,仿佛在挣扎,在咆哮!而就在此时,残忍的事情终于爆发了……

 众水虺就像瞬时间组建成的一只军队,向着湖底的悭臾围了过去,领头的那条水虺就好比发了疯一样无情的向悭臾的身上咬去,就像要撕碎了它!而其余的水虺也纷纷围上去撕咬着悭臾,这让人想起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此时的悭臾已经顾不得这些疼痛,那双金色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凶狠的环顾着四周。
  “我不能死!不能!不能!”悭臾怒吼着,那种气势就好比立于群蛇中的一条龙。
  只见它拼命的从湖面钻去,在接近湖面的时候一跃而起,一飞冲天!人们总说苦尽甘来,可此时并未如此,天空中立刻落下了一道邪红色的闪电,正正的砸在了悭臾的身上。悭臾痛苦不堪,愤怒的咆哮着,原本被其他水虺咬得遍体鳞伤的伤口上又重重的撒了一把“盐”!
  悭臾仍然不放弃,它很痛苦,莫过下十八层地狱那般,但这时它的脑海里只有着对太子长琴的无比思念!从而减轻了它的痛苦……使其越战越勇,可现实是残酷的,又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正正了劈在了它的头骨处!
  悭臾没有出声,而是渐渐的滑入了湖中……闭上了双目……
  “太子长琴,我…不行了…我不能达成对你的承诺了…我…”

这在此时,一阵温暖而略显高傲的声音传入了悭臾的耳中……
  “也罢,你若达成不了约定也尽在天意。但你忘了你的梦想,不想摆脱你的束缚,想一辈子呆在榣山么,现在想起你当初的那些承诺,委实可笑。”
  “太…子…长…琴…”悭臾口中不断念叨着这四个字……
  “不!!我不能倒下!!!我悭臾不必钟鼓差!!!我不想一辈子呆在榣山坐以待毙!!!我想立于空中!!!”
  悭臾此时恶狠狠的睁开了双眼!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一股脑的从水中跃起,拼尽了全身的最后一丝力量冲向了高空!呼喊到:“太子长琴!等我!我悭臾必定入江成蛟,入海成龙!”
  就在这时,天空中又毫不留情的劈下了两条闪电,劈在了悭臾的眼心和它的身体!但此时的这两股闪电仿佛并未想伤害他,他原本光亮的鳞壳这时已经完完全全的竖立于它的身体,就像一只遇到了危险的刺猬一样。
  随后,悭臾痛苦的发泄着,任由这些鳞壳不断的从身体上立起,仿佛有股力量从它的身体里散发开来,毫无止尽,此时一股挣脱的剧痛在它的脑海中浮现,只见它的上半身最脆弱的部位从里而外迸出了两只银光闪闪的爪子,紧接着下半身的爪子也冲破了表皮的阻碍,硬生生的伸展开来!而它身上的鳞片也缓缓垂下,形成了一片紧着着一片的黑光闪闪的龙鳞!还没有结束!它的头部此时已经开始由原先的扁圆变成了尖锐!双眼细长而敏锐,透露着一股金黄色的神气!而原先扁平的头部已经长出了一根又一根的尖刺,下颚更为惊奇,从内而外的伸展出一种不名物体,就像青蛙的脚一样,趾间相互连接,中间有一层淡黑色的透明膜!那根原本细长分叉的舌头已经粗壮连接起来,就像一根尖刺长在嘴中,愤怒的向外释放!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电闪雷鸣依旧没有停止,悭臾像闪电一般钻入了湖中,随后的场景就像一幅山水画,原本碧蓝的湖水此时已被鲜血染红,湖面浮现出一段又一段水虺残缺不齐的身体。湖底的悭臾正在疯狂的撕咬着,那对“钢爪”不停的袭向那些先前攻击过它的水虺。
  风平浪静之后,此时的湖水已经变为江水,山体土地石流的黄已经淹没了那被血染过的湖面……
  随着时间的流逝,江河里布满了犀牛、羚羊、鹿等各种动物的骸骨,而悭臾则卧在江河的最底端闭目修行……
  而此时处于天界的太子长琴则位于天琴宫中弹奏着他写的琴曲,为悭臾而写的琴曲。
  “我…我可以进来吗?“一个柔弱的声音传入了太子长琴的耳中。是熙韵。
  太子长琴:“随兴。”
  熙韵:“这首曲子从未听你弹起过……”
  太子长琴:“曲随心声,只不过思念一位老友罢了。”
  熙韵:“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在人间偶遇的那位朋友是……”
  太子长琴:“一只小小水虺。”
  熙韵:“啊……”
  太子长琴:“天上一日,地下十年,不知今日它在何方,是否已完成它的梦想,方能记得我们之间的千年之约。”
  熙韵:“能不能告诉我你与它的约定……”熙韵胆怯的说道,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注意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太子长琴撇了熙韵一眼,说道:“无妨,昔日它曾与吾约定,若有一日有幸修成应龙,定让吾立于龙角之间,带吾游尽山河风光。”
  熙韵此时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是的,她从小痴恋太子长琴,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让她无比心动,她此时噗的一下从后面抱住了太子长琴,激动而又羞涩的轻声说道:“到时候能不能让我坐在你前方,我们三人一起游览山河风光。”
  太子长琴被这突如其来的事端蒙到了,皱了皱眉头,随后又安详的弹奏起了琴曲。低声说道:“如你所愿,倒也无妨。”
  熙韵开心的笑了,那嘴角的弧度堪称完美,那笑容正符合她仙女的形象,是那么的纯洁委婉。
  熙韵:“太子长琴,我熙韵并无它求,只望生生世世能陪伴你左右,仅此而已。”
  太子长琴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祝融在门外看到了这一幕,感叹道:“唉,好一对痴情男女,只可惜…可惜啊…”
  微风吹过江面,此时江面却升起了一道庞大的漩涡,只见悭臾冲江而出,唯一不同的是,它头上的尖刺此时已经化成了一对龙角,下颚的透明粘膜已化为龙须,只见它翱翔于天际,在天空的最中央,一头钻进了大海…..

更多后文,欢迎前往百度贴吧查看https://tieba.baidu.com/p/3170213235?pn=2,高手在民间,真的。

我做HR第一天

        出来打工12年了,不断地尝试着新职业新行业,说真的我也累了,但是更多的是无奈。男人就是累,不然怎么叫男(难)人?难点累点都没有关系,头上白头发又添一把也没有关系,只要给我机会我就会干,就会拼命地干。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我接手了这家奢侈品包装企业的HR主管的工作,感恩我的多年老朋友的引荐,我也绝对不能让她失望!

        我给自己下了一道圣旨:按自己的计划去工作,然后啃掉没人愿意或啃不动的其他工作。深知这一年的挑战非常大,大到自己都想象不到,因为之前并没有全职做过人力资源的工作,还有很多很多的困难根本预见不了。(公司上市、人员大变动、招工难、供应链关系复杂、企业改革、缺乏实战、人手不足、老板想法多….)

        早早地我就醒了,喝了瓶旺仔奶就这么去上班,公司没安排早餐,这个问题后续要提前安排,保重龙体,呼呼。

        然后就是同事带我到公司各部门作新人报到,虽然很多人都认识,但更多的是不认识的。看了目前到厂的人员和七零八落的制造现场,小弟猛然打了个哆嗦,这你丫哪里是什么上市公司?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这简直比三年前还要惨不忍睹好吗?不说了,说多都是泪,回头拍一组照片,待一年后再复拍一组作对比,我和大家一起来试试打造上市公司级的制造企业。

        接着就回来开始自己工作了。写了自己的工作日志、备忘录,在各招聘平台发布了招聘信息,做了电子版的招聘跟踪表,预约了几个应聘者,建立了招聘QQ群,制作了通用型的公司简介,制作了来访路线图(公司确实不好找),预约了人力资源局的招聘会摊位,联系了搬厂公司洽谈设备搬迁事宜,做了招聘和企业文化管理的规划。差不多一天就这么结束了,感觉像一个招聘专员,呼呼,其实我只是一个网络编辑。